地接旅行社_包车_当地旅游 | 华人驿站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圣安德鲁斯:重游威廉与凯特邂逅之地

[复制链接]
北欧的狂野 发表于 2013-10-30 23: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威廉与凯特在哪里相遇的?




就在这座苏格兰城市中,威廉王子与凯特·米德尔顿相遇,大不列颠最古老的高等学府之一就坐落在圣安德鲁斯城内,而高尔夫运动亦诞生于此。在2001年,当凯瑟特·米德尔顿初次踏入苏格兰的圣安德鲁斯大学时,她肯定疑惑,是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着自己?



8F59D1F377B3AC570CD9180AC6C31B62.jpg


这座城市有16000名居民,其中大多数是学生。他们就好像生活在一只气泡中,与外界隔绝。大学校长在欢迎词中曾告诉大家,当他们的学业即将结束时,每十个学生里就有一个会与自己的同窗成亲。但对凯特来讲,校长当时的这番话丝毫没有提到,她要嫁的那位同学拥有皇家血统。
与不列颠王室主题有关的童话故事总是那么令人着迷,而凯特和威廉王子之间的浪漫情缘始于一片充满魅力的天地。圣安德鲁斯堪称营造氛围的理想之地:城内有三条主要街道,而它的数座高尔夫球场拥有好几百年历史,古老情韵深深渗透进了城市之中,浸润着中世纪的大学校舍,还有海边的城堡遗迹。学生和高尔夫球手就是此地的主角。而这两种角色居然跨越了将近600年历史在这里相遇。因为圣安德鲁斯不仅设有苏格兰最古老的大学,还是高尔夫运动的诞生之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北欧的狂野 发表于 2013-10-30 23: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尔夫球界的“麦加圣地”
FFD5D21BDACB50ACB16E02883FBFE654.jpg
比起这座城市的主要体育项目——高尔夫,威廉王子原本更钟爱马球,不常出现在此地富于魔力和盛名的高尔夫球场上。但在他之前的英国君主则对这里的老球场(Old Course)大加赞誉,它可是全世界历史最悠久的高尔夫球场。
首位对之格外青睐的帝王是苏格兰国王大卫一世。1123年,他宣布如今球场的所在地归圣安德鲁斯居民所有,大家可以在此开展各种体育运动。当时,这片贫瘠之地上布满沙丘,生长着低矮的荒草和荆豆丛,根本不适于耕种。高尔夫运动在15世纪初开始流行,随后变得愈加普及,直到1457年,苏格兰国王雅克二世下令禁止臣民打高尔夫,以鼓励青年人练习拉弓射箭,因为弓箭在与敌国英格兰的作战中更有用处。1502年,国王雅克四世解除了这道禁令,而他本人就是一位高尔夫爱好者。从此以后,圣安德鲁斯的高尔夫运动就再也没有中断过。
老球场是全世界所有高尔夫球手的期许之地,大家都梦想自己能在有生之年到那里打一次球。它有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并非由建筑师设计而成,这座球场是在数百年的实际使用中逐渐成形的。而此地创制的打球规则约束着世界上所有的高尔夫运动。如今,圣安德鲁斯拥有7座球场,均由一家名为圣安德鲁斯高尔夫球场托拉斯的公共机构统一管理,该做法让这座城市成为了欧洲最重要的高尔夫运动联合体。每年有24万个队组在城中的7座球场中打球,其中48000个队组专门倾心于老球场:24万个队组的成员里,60%是圣安德鲁斯各家俱乐部的会员,40%是观光客。一旦拥有入会所需的差点(handicap),圣安德鲁斯的球场还是比较容易进入的,只要大家懂得其中的诀窍就行。城外也有许多高尔夫球场,比如距圣安德鲁斯10分钟路程的费尔蒙特酒店便有两座18洞的球场。


在圣安德鲁斯,人们打高尔夫球就像信奉宗教一样。城市中当然供奉着教堂:皇家古风高尔夫俱乐部严谨朴素的正面建筑耸立在老球场的侧畔。1754年,就在这家俱乐部里,确定了被当今全球3000万球手悉心遵循的规则条例。高尔夫博物馆位于这所可敬的机构后面,讲述着该项体育运动的演变和发展历史。大家可以看到,玻璃展示柜中排列着在鲍比·琼斯时代使用过的木制球杆,而鲍比·琼斯则是高尔夫历史上最伟大的冠军球手之一。距此数步之遥的高尔夫广场大街上,还设有圣安德鲁斯高尔夫公司的专卖店。这家企业是苏格兰地区最后一家固守古风的公司,仍在生产类似鲍比·琼斯时代的球杆。该公司的一位经理人伊万·格伦解释说:“球手当中掀起了一股小小的潮流,他们重新采取古式方法打球,以此来迎合建立在传统风格基础上的各家俱乐部,在老球场上一展身手。”他说的这种老式打法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山核桃高尔夫”。在一座以自己的体育运动为历史渊源的城市中,传统能够拥有一席之地,是很自然的事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qqwww505 发表于 2019-11-8 14: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英国地接,当地三星级酒店一晚上多少钱?入住时间什么时候算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欧 芬兰 挪威 瑞典 丹麦 冰岛 西班牙 葡萄牙 意大利 希腊 西欧 法国 英国 爱尔兰 荷兰 比利时 德国 瑞士 奥地利 捷克 匈牙利 波兰 东欧 俄罗斯 白俄罗斯 乌克兰 土耳其 保加利亚 克罗地亚 波黑 黑山 塞尔维亚 斯洛文尼亚 罗马尼亚 格鲁吉亚 亚美尼亚 阿塞拜疆 高加索 中亚 哈萨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塔吉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 土库曼斯坦 以色列 约旦 黎巴嫩 伊朗 迪拜 沙特 卡塔尔 科威特 印度 巴基斯坦 尼泊尔 不丹 孟加拉 斯里兰卡 马尔代夫 台湾 日本 韩国 塞班岛 蒙古 菲律宾 泰国 马来西亚 新加坡 印度尼西亚 越南 柬埔寨 老挝 缅甸 文莱 摩洛哥 阿尔及利亚 突尼斯 埃及 西非地接 塞内加尔 马里 利比里亚 科特迪瓦 加纳 多哥 贝宁 尼日利亚 中非地接 喀麦隆 加蓬 乌干达 肯尼亚 坦桑尼亚 埃塞俄比亚 塞舌尔 毛里求斯 留尼汪 马达加斯加 南非 纳米比亚 博茨瓦纳 津巴布韦 澳洲 新西兰 斐济 帕劳 加拿大 纽约 洛杉矶 夏威夷 墨西哥 古巴 巴哈马 牙买加 巴拿马 多米尼加 中美洲 巴西 阿根廷 秘鲁 智利 厄瓜多尔 玻利维亚 哥伦比亚 乌拉圭 巴拉圭 苏里南 南美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