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地接旅行社_包车 | 华人驿站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马赛地接] 蒙彼利埃游记-法国田园生活

[复制链接]
阿尔卑斯山鹰 发表于 2014-1-6 19:4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去年12月份,我参加了蒙彼利埃SUPAGRO在北京举办的留学生面试,由于烟台北京的往返机票实在是没有多少钱,懒得让法方出钱预订,所以负责招生工作的Patrice先生非常感激,于是就给了我另外一个OFFER,那就是去蒙彼利埃参加欧洲联合硕士(Vinifera)的顾问团会议,同时,考察一下蒙彼利埃SUPAGRO和盖森海姆葡萄酒大学。

  这个邀请让我兴奋不已,11月下旬正好没有太多的工作,所以我就愉快地答应了。重新申请护照,去北京签证,买机票,预订宾馆等等一切工作办理妥当,出发的时间也到了。虽然学校提供了足够的奖学金用来COVER所有的费用,为了省钱还是选择了一个最便宜的航线,北京-莫斯科-巴黎(俄罗斯航空)。不巧的是就在出行的前几天,俄罗斯一架客机失事,不免让家人和朋友有些担心,我倒是非常坦然,我的命就那么轻吗?!
  飞机是11月23日凌晨1:30起飞,我到达首都机场的时间是23日晚上7点多钟,浑然不知的我,找了一家附近的宾馆住下,慢慢悠悠的睡了一觉,12点再次到达机场,护照递上,工作人员却找不到我的名字,索要机票一看,时间已经错过将近23个小时!
  看来是命运的安排吧,正好我也懒得去俄罗斯转机。于是退票买票,折腾了大半夜,最后改为国航的班机,时间是24日中午1:30。
  内心的纠结随着登机的开始,慢慢的化解了。总结的教训有两条,一是忙中出错的事应该在预料之中;二是宁让钱遭罪,不让人遭罪……
20131129093010487.jpg
戴高乐机场的马卡龙散发着诱人香味

  10个小时的空中飞行,并没有觉得多么枯燥,反而觉得非常享受,和10年前的情形完全不同。一顿正餐,一顿简餐,看看电视,睡睡小觉,不知不觉就到了巴黎。
  戴高乐机场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几乎出国回国都要经过这个机场。只是出口处那个长长的隧道里增加了音乐(也许以前就有,自己没有发觉);取行李的地方还是那么拥挤,时间还是那么长;出关的地方还是分成欧盟国家及非欧盟国家,让人感觉有点不舒服;海关工作人员倒是很随意,在护照上盖了一个戳就算了事,我还准备了一摞子材料等着查验呢!
20131129093037226.jpg
前往蒙彼利埃

  拖着重重的行李(里面有四瓶葡萄酒)从T1乘车去T2,看看有什么好的方式前往蒙彼利埃,排队20多分钟去买火车票却没有合适的,于是,返回二楼去法航柜台买机票,还好有一个9:30的航班,虽然很贵也不想错过了。
  离开蒙彼利埃地中海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深夜11点多钟,出租车把我送到宾馆,洗漱完毕后正好是当地时间12点钟。从烟台出发历时30多个小时,终于到达目的地!
20131129093106425.jpg
蒙彼利埃的乡村旅馆叫人留恋

  躺在床上我在想,十年前的今天,是什么样的动力驱使我来到这里?十年后的今天,为什么又急不可耐地赶来这里?
  蒙彼利埃,这是一个曾经改变了自己命运的地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阿尔卑斯山鹰 发表于 2014-1-6 19:4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尔卑斯山鹰 于 2014-1-6 20:00 编辑

在葡萄栽培与酿酒领域,蒙彼利埃SUPAGRO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学校之一,隶属于法国农业部。法国农业科学研究院INRA就设在学院里,赫赫有名的巴士德先生曾经在这里当过教授,根瘤蚜的发现者FOEX也出自该校……


  在蒙彼利埃的这几天,一直住在校园内的“招待所”里,上学时住在校园外边的学生宿舍楼里。十年前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只剩下冷冷清清的宿舍、飘着香味的食堂、几座特别的小楼和那片漂亮的葡萄园,当然还有宿舍与教室之间的那条别别扭扭的小路……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经过IHEV院长H HANNIN(他是我们OIV MSC第一届学员)安排,周三下午负责VINIFERA招生和教学工作的PATRICE带我做了一次校游。首先参观了IHEV的地下酒窖(原来的实验酒厂)、化验课教室、综合电教室以及教职人员的办公室,这是一座新的建筑,去年刚刚完工。
中葡网海外行(八)蒙彼利埃SUPAGRO有点牛

化验室一角
  出门后右拐是一个座小森林,里面种植了学校收集的各类树种,除了它的教学功能,这里还是一个纳凉、约会的好地方。森林的附近有一座老的石头房子,是学校比较早的建筑之一,现在是学校教学及后勤管理部门的办公场所。


  图书馆是一座新式建筑,外边是玻璃幕墙,一楼的网吧曾经伴随我度过了无数个孤独的日子。从网吧旁边的小房子拿了钥匙,PATRICE带我来到学校最古老的建筑,是农场主PIERRE VIALA的房子,他后来捐给了学校,现在这座房子被叫作CHATEAU。里面看起来像个博物馆,墙上有几块写满了人名的牌子,有学校的创办人、历任校长和有名的教授,赫赫有名的巴士德先生曾经在这里教过课。打开一扇小门,来到里面发现像一个小型的歌剧院,墙边是一座小小的讲台,周边是台阶式的座椅,最上层的墙上摆放着一些古董。从CHATEAU出门左侧,有一个通道,沿着通道向下一层就是我们的食堂,三

  从CHATEAU出来,PATRICE径直带我来到路边有一座雕像前,他说正是这位叫GUSTAVE FOEX的教授发现了根瘤蚜并找到了美洲砧木,并告诉我说是美洲砧木挽救了欧洲葡萄园,就像雕塑上的年轻女子,怀抱着这位正在衰老的染病的女人。


  学校的葡萄示范园就在雕塑东面较低的一块平地上,有一公顷大小,里面种植着学校收集的几百个葡萄品种,有各种各样的整形及栽培方式。只是十年前的小苗现在已经长高,再也找不到ALAN CARBONNEAU教授给我们演示的那一行葡萄树了。CARBONNEAU教授是法国乃至国际上最有权威的葡萄专家之一,我记得当时,他通过两根木棍的张合来演示葡萄叶子的采光面积。


  看我一直这么饶有兴致,PATRICE带我来到新建的温室参观,这是一座自动化程度很高的温室,除了能够采集植物生长的各种数据,还有机器人帮助搬运,大大方便了温室的操作。
  我们沿着学校的大路返回IHEV,PATRICE沿途介绍了每所建筑及每个学院的情况,研发中心、植物学院、经济学院……除此之外,PATRICE还告诉我说,他们还有两个下属的实习基地,一个是蒙彼利埃附近的DOMAIN DU CHAPITRE,另一个靠近西班牙的边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