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接旅行社_包车_当地旅游 | 华人驿站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玩在瑞士] 瑞士旅游见闻

[复制链接]
多特蒙德队 发表于 2014-3-24 08: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瑞士是一个位于欧洲中部的联邦制国家,瑞士是全球最富裕、经济最发达和生活水准最高的国家之一,旅游资源丰富,有世界公园的美誉,苏黎世和日内瓦分别被列为世界上生活品质最高城市的第一和第二名。
瑞士武装中立的历史相当悠久,自1815年后从未卷入过国际战争。

我于1985年到富有的小国瑞士旅行,观察它所藏得的新成就,并探索六百四十万勤劳人民的品格。所见所闻,实在令人称奇。
瑞士.jpg
中立之国战备忙
在侏罗山脉靠近联邦德国边境的一个地方,一名少校军官弯腰掀起一块钢板,我随他钻进地下,到达一个可容纳三十名士兵的防核生化(指核武器,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英文缩写为NBC)隐蔽室。我环顾圆柱形的内室,只见周围依次安放着床铺和兵器架。少校说:“它象艘潜水艇,战士们可在这儿躲避炮击。一如果真的有战争,在敌方炮击后,士兵们可沿着一条隧道,奔向战斗岗位。我们顺路来到地面,发现两门大口径追击炮的炮筒从与地面平行的炮座上直挺挺地伸出来。少校提示说““这样的炮掩体有几百个,遍布瑞士边界,保持常备不懈的状态。一突然,警笛长鸣,炮筒进炮座,一个假树桩压在掩体上面。一时间,我们似乎又回到了诗情画意的山林,彩蝶翩翩,溪水潺潺。有战争就有伤亡,办事周到的瑞士人对此早有准备。穆东有一所医院,就象美国的社区大学:秀丽的低矮建筑,一处四方院落,树荫下坐着懒洋洋的年轻人。不同的是,这里的年轻人身穿杂色伪装,腰挎九毫米手枪。他们是来接受为期十七周军训的新兵。从这时起至五十岁,他们要定期来这儿受训。他们还有一件特别的装备:医疗救护包。里面装的多是绷带,经验表明这是最急需韵物品之一。我们又步人医院的地下部分。少校说,这是“三巴保护”结构。一巴是一个压力单位,在一个三巴隐蔽所里,每平方英尺能抗住三吨重的压力。这下面有手术室、药品实验室、特护间和普通病房,有病床二百张(地面上设有病床三百张)。
瑞士全军共有四十八所医院,其中有十一所和穆东军医院相似。现有一种新观点:-切转人地下,一切实行“三巴保护”。听说瑞士每年建造能容纳二十万人的隐蔽空间。现有的隐蔽空间巳能容纳五百七十万人。计划到2000年实现全民核生化防御。我还得知,全民保卫要动员五十二万人,在和平时期里拒绝参加全民保卫的人会象拒绝到军队服役的人一样去坐牢房。瑞士的用意是要防止北约组织和华约组织发生战争时其中一方侵犯瑞士国土。其战略非常简单,“部队从边界战起,战遍全国,战到最后一个据点。”说这番话的军队参谋总长对其亦民亦兵的部队十分信任。

古朴的民主和政治
这是1985年4月的一个星期日,在一个叫施坦斯的村庄里,一些人排成纵队穿街而过,里面有吹牛角的青年,戴徽章的官员,铜管乐队、肩背上了刺刀的长枪的士兵和身着深色衣服的男人。队伍浩浩荡荡,要到下瓦尔登半州公众集会的地方开始一年一度的露天举手选举。这类聚会是很早以前为保证直接民主而规定的。把该州十八岁以上的男女都算上,该有二万二千合格选民,但只有20%的选民挤在围起来的场地里。我问身旁一个人为什么选这个地方,他回答。“自1360年就在这儿,人们不喜欢别的地方。”人们打着雨伞遮挡雪花,但一到表决时就收起伞,以便主持人数举起的手。他们选举了州政府官员(和去年一样,州长和副州长仅是交换职位而已),通过了增加旅游税的议案,但否决了一项允许女孩子学习木工和金属加工业的建议。那项被否决的建议的发起人是位从女子学院毕业的教师。她对妇女问题感兴趣。她不满意男教师比女教师挣钱多。我问她对这次建议失败有何感想,她回答。“教训是我们不要压服一个民族来接受他们还不能接受的观点,不到火候不揭锅,但我已经有了下一步的想法。”我驱车进入首都伯尔尼,参观“联邦官”。我坐在小小的联邦委员会办公厅,与矮小精干的库尔特·富格勒主席交谈。他曾两次担任主席职务。他说,瑞士的制度给政府以稳定和持续性,尽人皆知,它行之有效。此话不假,尽管这个制度有时见效很慢。妇女只是到了1971年才赢得联邦选举中的选举权,而有两州至今仍不准妇女参加州选举。现在,妇女的代表伊丽莎白·科普夫人在七人委员会中占有一席.这位年已四十九岁的妇女风姿绰约,才思敏捷,她有满腹争取妇女平等权的设想,但一次只提出一个,以防触怒公众。
瑞士人清楚,自己的国家是个合生体,有三种文化,三种官方语言,一种非官方语言,及几十种方言,两种宗教,几十种特殊兴趣。此外,各州、备基层行政区都有坚如磐石的自治观念。他们还记得,举目的稳定只是本世纪才出现的事儿,瑞士以往就象一名奥地利外交官描述的那样,是“一股不竭的动荡之泉一。因此,瑞士人不想破坏正常运转的机制,不想调换会使之失去平衡的每一个小齿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多特蒙德队 发表于 2014-3-24 08: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工业·工运·工人
沙夫豪森是座古老的山城,山上有一座要塞,每夜都有一名守护人在那儿敲钟。该城是瑞士国计民生中首届一指的金属制造业中心。
我于“五一”工人举行示威游行那天,来到沙夫豪森,以寻点热’烈的场面。一位工会领导人告诉我,他所在的工厂最近一次增加工资的幅度是2%。“我们希望3%,但办不到。工人的反应是既无可奈何,又深知世界钢铁业面临的困境。”另一家工厂的工会领导人说,他的会员们得到5%增薪,“我们的包装机和轻武器在市场上销路还好。”他补充道。但两家工会领导人都担心失业问题和新技术带来的种种威胁。“你不得不告诉工人们‘你们要去上学,要学新技术,不学,你们就丢饭碗啦。,瑞士人自古以来引以为豪的徒工制度开始起反作用,学徒面很窄,在金属制造业中仅有四十种。学徒面要拓宽,要灵活,要允许各地因地制宜地修改。一游行是平静的,队伍走进电车库。库房里放着木桌,啤酒、彩带、鲜花。有人登台讲演,其中一人是南斯拉夫人,一人是意大利人,瑞士工人中24%是外国人。我记得一名工会领导人在伯尔尼对我说:“瑞士工人的生活水平高,有舒适的住宅、小汽车和假期。他们不愿拿这些东西冒险。”

世界第三大银行集中地
银行的地下保险库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惬意。在这四点五吨重的大门紧关、钢板贴嵌的厚实水泥墙密封的空间里,我可以全神贯注地观察财富,—饱眼福。银行业固然是瑞士的传统之一,但银行业的真正起飞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
现在,瑞士已是仅次于纽约和伦敦的第三大银行集中地。瑞士中央银行总裁弗里茨·路特威勒说:“不少有钱人生活在外汇管理极其严格的国家里,他们则想方设法把钱存到这里来。他们事先不能做任何明确的表示,不打电话,也不发信函,因为那样做有危险。他们只把有价证券留在这里。他们中有的家财万贯,来自各国……”“银行代这些人处理有价证券,或买或卖,一方面赚委托人的钱,一方面提取证券交易额上的佣金。”路特威勒先生说。“有价证券代办业务和与之有关的其他交易,才是首要的赚钱方式。”不过这首先要有良好的信誉。
此外,瑞士人还有一种根深蒂固的观点,另一位银行家说.“我们必须有应付下次危机的力量。我们背后要留些东西,以便在紧要关头能够挺一段时间,靠我们的资产过活。”因此,瑞士银行与瑞士工业一样把资产的一部分留作“隐藏储备”,使之不留迹于帐簿之上,避开所有人——除极少数税收官员之外的耳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多特蒙德队 发表于 2014-3-24 08:0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多特蒙德队 于 2014-3-23 01:11 编辑

濒临消亡的村庄
瑞士东部恩加丁山谷深处,坐落着一个叫瓜达的村落。在该村的小学校门口,只摆着七双小靴子,令人感到问题的严重。我来这里调查农村的衰落情况。行前我被告知,这个村子的语言是源于古拉丁语的罗曼斯语。我还得知,瓜达是个十分美丽的地方。这是初春的一天,瓜达周围的群山仍覆盖着皑皑白雪。街道久废不修,弯弯曲曲,忽而上升,忽而低下,连接着几处中间造有喷泉的小空场。但最吸引人的还是排排房屋,它们全是清一色石砌拉毛建筑,大得象一座座仓库,造有阳台,安着窗板。外表上都呈现传统的五彩拉毛粉饰,绘有鲜花、神兽和怪诞的条带。我站在一所唯有一狗一猫看守的房子前凝思,一人从身后走来,道声“阿里格拉”,意思是“喜庆啊”,算是初见后的寒喧了。我由此开始接触村民。五十一岁的农夫贾科教·比克尔一巴斯邀我到他家。置身于屋内,我才看到,石墙象是一只大贝壳,包住一套工艺精细、舒适暖和的木结构房间。客厅里面放着一个烧木头的炉子,一架小木梯从炉子上方伸向高一层的卧室。我们参观了牛棚,里面有二十三头褐色瑞士奶牛和小牛,牛棚也被罩在那石砌的大“贝壳”里。贾科敏告诉我,“奶牛的平均产奶量很高,但仅靠务农过活还不行,每年冬天,我都要去干木工或泥瓦工。”“以前这里有三十名农民,现在只剩下十八名了,其中只有一人是年轻人。”他希望在附近城里上学的儿子能回来接管农场,但儿子何去何从不是他说了算的。
农民和其他职业的居民举家搬迁,使很多幢古老结实的房子空空如也。如今,有的旧房子已经卖给苏黎世人作为度假别墅,剩下的只好由它们颓败去了。村子的前途难测。十分活跃的夏季旅游业支撑着这里的经济生活。有的居民打算建些简易房子,以满足外来人度假的需要。但有人认为这样干会破坏该村的环境,反而影响旅游业的发展。’还有学校问题。七年前,这里有学生十八名,现在只剩七名。如果再有一名退学,小学校就得关门,其他孩子只能到外地求学了。
阿尔卑斯.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多特蒙德队 发表于 2014-3-24 08: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逐渐兴旺的地方
讲意大利语的提契诺州,地处阿尔卑斯山南麓,占地一千一百平方英里。十六世纪初,讲德语的瑞士人将它最终征服,由此得以控制两个通往圣哥达德山的门户,并进而控制该山口。本世纪来,这个地方一直贫穷,很多人舍家而去.但现在,它却发达起来了。该州最大城市卢加诺的很多建筑都是银行所在地,平均每千人就占有一所银行,这个比例在全瑞士首屈一指。意大利人触发了这次飞跃性的发展。意大利人由于害怕政府的频繁更迭和税吏的凶狠,很早以前就越过边境,把整皮箱的金钱存人安全可靠的瑞士银行。于是乎,提契诺人就大兴银行建设。同时,国际银行系统也随之打进来,纽约、英国、日本等田和地区纷纷租赁了办公室。游人也纷至沓来,他们中有阿尔卑斯山对面的后裔瑞士人,也有联邦德国人。他们赏玩这里的山林,湖泊、棕树、玫瑰,夹竹桃及红瓦房顶,并呼吸这里清新的空气。公寓拔地而起,接待他们这批游人,也接待到此养老送终的退休人员。但在这小小的州里,仍有现代化波及不到的地方.在一处较远的山腰上,分布着座座废弃的房屋。我在这儿不期遇到牧羊人弗朗西斯科·马拉。这位二十五岁的小伙子牧养六十只山羊。他用羊奶做奶酪,拿到山谷里出卖。“在这儿一待就五个月可不是易事,一他说,“我通常4月初上来,待到8月末。我每天四点四十五分起床.一直干到晚上九点才收工。”他不富有,但挣的钱足够用,因此他心满意足。“我曾有个女人。我俩一同上来,过了几周,她又下去了。她跟我说:‘你疯了才待在这儿。但夏天总不时有姑娘到这上边来,她们被这儿简朴的生活所吸引,可谁也待不长。”他可算是全瑞士最自由自在的人了。

我的旅行到此结束。我赶回乌希,去思考旅途中的见闻。
瑞士人似乎始终认为,生活是合理的,是服从那些象机械和物理法则一样熟知和不变的法则的。用精确的工艺造一块表,它就会精确地走时;若是停针,就按照那熟知和不变的法则,打开它的后盖,修好再装上。这一切是多么简单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p5b 发表于 2019-10-22 17:3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去南边旅游好,还是到北边风景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