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接旅行社_包车_当地旅游 | 华人驿站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戛纳地接] 戛纳电影节的来历

[复制链接]
cowboy 发表于 2014-4-12 11:5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owboy 于 2014-4-12 11:59 编辑

戛纳电影节,地中海边的梦幻盛会

戛纳,法国南部滨海省的一座小城、如果你在平常的日子里漫步拉科罗塞特大街,恐怕绝对想象不出这条略显脏乱的马路会在每年5月成为全世界注目的焦点,名扬四海的电影巨星云集于此,庆祝当今最富魅力的影坛盛会一一戛纳电影节:在半个世纪的岁月里,它的流金岁月成为世界共同的难忘记忆:它的棕榈叶曾授予最富灵感、最富创造精神的电影人;它曾给受到争议甚至诽谤的作品戴上桂冠.为后世留下永恒的精典;它就是一部情节曲折的电影,经荣辱、历风雨,穿着沾满绯闻、死亡、偏见、轻浮的外衣,风尘仆仆穿越世纪的风云,然而,它的内心永远存在看一片不渝的真情,那就是对电影艺术的爱。
戛纳电影节.jpg

流金岁月

法国影帝杰拉尔·德帕迪约说起他对戛纳电影节的钟情真是眉飞色舞:“我喜欢戛纳的什么7一切!所有的情节!对荣誉的追逐!庆祝活动!狂欢晚会!所有的电影中的一切!它有点儿像个热热闹闹的博览会,但这很好!它有一种无拘无束的无赖气质,我很喜欢……”

德帕迪约以他卓然的灵性与敏锐感悟到戛纳的梦幻特质。是的,纳纳电影节是由很多混合体调成、奇特乃至荒诞的鸡尾酒,把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推向兴奋的顶峰。它所独有的脂粉昧是其他任何一个电影节都无法比的。当然,5月的蓝色海岸总比2月的柏林惬意得多。但是,除了自然环境和季节的优势外,戛纳在创造世界一流电影节方面似乎极具天赋:战争的硝烟尚术散尽,它就登上当时精巧轻浮的时尚潮流,接着又很快感染上60年代无忧无虑的精神,利用那些喜欢和明星招摇过市的富人,在他们的别墅和城堡举办令人难忘的晚会。最疯狂的当属1960年为儒勒-达森的(从不过星期天)举行的盛会,“700名来宾一直舞到天明”!同一年,菲德里克·费利尼为庆祝自己的(美满生活)和宾朋在一座别墅的游泳池边玩“钓酒瓶子”游戏,也是一幅极乐图。

在辉煌,的五六十年代,一股巨大的自由气息徜祥在戛纳,没有身份与阶层的阴影。电影节的夜晚在灯火通明的花圈中拉开帏幕。明星们举着洒杯,自由自在地游来荡去,尽管台阶上除了乐队伴奏下的嘈杂混乱,没有什么新奇玩意儿:人们可以看见明星、接近他们,和他们并排躺在沙滩上;在卡尔东大厦的平台上,演员、导演、记者和一两个陌生人落座同一张桌边是常有的情形;金·诺瓦克和当地居民一起玩滚球戏;碧姬·芭铎爬上一艘美国军舰;罗伯特·米彻姆直接从普罗旺斯的术桶里畅饮红葡萄酒;利兹·泰勒搭乘一个记者的汽车离开电影节;毕加索穿着“艺术家的行头”来参加放映式;克劳德·贝里和米洛·福曼被楼下的邻居——大名鼎鼎的奥森·韦尔斯大骂一顿,因为他们把一面旗子挂在窗上,挡住《公民凯恩》的导演欣赏大海;《寄生虫》剧组在该片播放时赶到戛纳助兴,轰动了拉科罗塞特大街;英国导演德里克·贾曼带着他的(狂欢)和一群朋克族的乌合之众最后一次为戛纳表演骇人的恐怖……相比之下,西尔韦斯特-史泰龙站在汽车上从拉科罗塞持街心通过、麦当娜穿着内衣漫步海滨、米基·鲁尔克开着摩托车穿过卡尔东大厅,都不过是做作的卖弄之举,显得逊色多了。
后来,附庸风雅的富人渐渐让位于更接近金钱本色的制片商、发行人,接班者虽然喜欢寻欢作乐,但却不太富有,而且精打细算,盛宴在戛纳消失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cowboy 发表于 2014-4-12 11:5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浮光艳影

从英格玛·伯格曼到悉尼·渡拉克,从奥森·韦尔斯到斯坦利·库布利克,许多著名导演从戛纳空手而归;还有一些构思过于“超凡”的作品,如马尔可-费拉里的《大闹剧》、奠里斯·皮亚拉的(撒旦的阳光)都在观众的嘘声中被判死刑。“戛纳是个非常讲究实际的地方,在几天的时间里,你可以遇见所有在此后一年的时间里都竭力躲避的人。”换句话说,世界上最大的电影节首先是一个所有电影人及其他凑热闹的人聚会的场所(艺术当居其次).他们受益于环境的衬托,共同演出一场名为<戛纳电影节)的电影。

拉科罗塞特大街是个豪华饭店鳞次栉比的地方,深知大明星“不同凡响”的脾气:维托里奥·德·西加和达瑞·扎姆克“偏爱”把财富挥霍在赌场;利诺·文图拉喜欢自己打扫房间,整理床铺;杰拉尔-德帕迪约自从1992年只请朋友喝自家葡萄日产出的酒;莎朗·斯通在因《本能》出名前只喜欢独自吃晚餐,MARTINEZ饭店的楼层服务员记得一天夜里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要吃炖鸡,饭店忙乎到清晨4点才把鸡送到他的房间……

在晴明的日子里,人们穿过拉科罗塞特街到沙滩上晒太阳时,肯定会遇到一些未出名的女演员。50年来,她们在戛纳电影节期间总会风雨无阻地出现在那里,露出漂亮的双腿、肩膀,向那炙手可得的大明星散发“诱惑”的气息。确实曾经有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姑娘因此走红,比如,穿着比基尼在海滩大显风光的碧吉-芭铎。然而今天,这已经不算什幺新奇事儿了。如果这些女孩子还想吸引摄影师的镜头,恐怕只能把衣服全脱掉了。戛纳仍然喜欢轰动敬应,但巳不似从前那样浓烈,也许因为岁月已经洗去轻狂年纪的铅华与浮艳吧!

诞生

1939年,被战争黑云笼罩的欧洲政界人物决定举办戛纳电影节,以回击当时完全处于墨索里尼及其盟友希特勒控制下的威尼斯电影节。原本计划于当年9月1日举行的开幕式因德军于同一天入侵波兰而告吹。

七年后,当初为抵抗“轴心国”势力而构思的电影节成了祝贺盟国胜利的庆典。德国、日本和西班牙没有接到邀请,而意大利的罗贝尔多-罗西里尼却带着《罗马,不设防的城市》(这是迄今公认的关于反法西斯题材的最优秀之作,是每届电影节必映的经典片)来到戛纳。因为在重获和平的世界里再生的电影不过是政界利用的工县,是那次电影节的点缀和借口。所有入田的怍品都和刚刚结束的战争有关,由各国政府像选派大使一样精心选出。“我宣布,第一届农业节开幕!”1946年9月20日,主持开幕式的部长先生出现口误,而这不过是后来一系列差错和麻烦的第一步。

放映厅原是个赌场,人们好不容易拆去隔板,又花费一笔不小的数目从英国进口950个破旧的草莓色椅子。结果,出乎意料汹涌而至的观众使这个临时搭设的场地难以招架。放映第一部片子(攻克柏林)的情况非常糟糕:椅子全被占满,持有请柬的人反而无处安身;领座员在黑暗中像耗子似地摸索却一无所获;一缕微光透过半开半合的窗帘投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cowboy 发表于 2014-4-12 15:3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银幕上,惹得评委们大喊大叫。观众不时离开座位到附近的吧台喝上一杯,而英国大使由于没有找到与自己身份相配的位于,干脆到赌桌边掷起骰子来!片子两次被卡住,苏联代表团气愤已极,扬言退出电影节。当天晚上<被束缚的A)遭到更大的厄运:放映员漏下第二盘胶片,必须重新再来一遍。因此给观众造成的厌倦且不说,要命的是他又把后两盘胶片颠倒了,男女主人公充满激情的一吻被搞得大煞风景。苏联人明白自己并不是惟一遭殃的,因此留了下来。

电影节结束后,法国新闻界对组织过程中偶然出现的故障极尽挖苦之能事。当时主管文化艺术的国务秘书、后来的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也说:“这样的电影节至多两年一次!”倒是外国的代表团为法国能在战后如此困难的环境中举办这样一个活动而向它表示敬意,这为电影节赢得最终的昔遍支持。戛纳电影节就这样在一片混乱中登上历史的舞台。

新浪潮主义

1959年5月4日,第12届戛纳电影节的第五天,在世界电影史上是十非同寻常的日子。那天晚上放映的片子是一个神意裁判,一次对真理的检验。一个目击者这样讲述当时的情景:“让·科克托把一个小流氓引进大厅,那家伙因为(四百下)脱颖而出。科克托引他穿过大厅时不停地低声提醒:别走得太快,别盯着地面,看着摄影师,站直了,对.笑一下,再来一个,向部长问好……仿佛老天使用自己巨大的黑色翅膀保护着一个年轻的魔鬼!”

那个“小流氓”就是弗朗索瓦·特律福,他导演的《四百下》成为“新浪潮”电影的开山之作,但这并不是他的“第一下”。在十年的时间里,他把全部的力量、狂热、激情乃至恶意倾注到一支笔上.反对他认为超出电影范围的陈旧观念,支持以自己为代表的新一代导演。1958年,戛纳电影节拒这个“疯子”于门外,他发表文章并署名:惟一未被戛纳电影节邀请的法国评论家。实际上,他参加了苏联影片《鹤鸟飞过的时候》的放映式,并把片子推荐给身为制片兼发行人的岳父。结果,这部电影不仅获得最高奖项,而且创下所有获金棕榈奖影片中量高的票房收入。获益匪浅的制片人决定投资女婿的第一部长片《四百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cowboy 发表于 2014-4-12 15:3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四百下》剧情的灵感来自特律福的童年回忆。主人公安东尼性情忧郁而富于反抗精神,完全是个小特律福。1958年11月11日,开机的第二天,法国著名评论家安德烈-巴赞死了。是他把特律福从犯罪的边缘挽救回来,成为一个电影天才的启蒙人和精神之父。遗憾的是,巴赞没有看到标志着一个时代的作品。1959年1月5日,摄制工作杀青。彩片被送到戛纳节遴选委员会,并入选正式比赛。但那时的参选片是国家的代表,必须由部长做最后决定。于是.《四百下》又被送到文化部长安德烈·马尔罗的面前。当灯光渐渐亮起,放映厅里鸦雀无声,政府代表菲利浦将身子倾向马尔罗问道:“真的用这部片子代表法国参加戛纳电影节吗?”部长回答:“是的!当然!”消息传出,法国影坛颇具影响力的年轻导演戈达尔激动地说:“它将向全世界展现法国电影的真面目!”特律福摘取了最佳导演的桂冠。但《四百下》带来的真正“浪潮”还在后面:45万人观看了这部电影,公众的承认确立丁它在电影史上不可动摇的位置。

特律福并不是单枪匹马的堂吉诃德。早在十多年前,由雷诺阿、科克托加入的法国评论界的精英就开始了一场运动,它不仅涉及电影风格的改变,而是一场美学革命。《四百下》并不是这个运动的第一部长片,却立在前辈的肩膀上,被所有的人承认,无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由评论家皮埃尔-比亚尔首先使用的“新浪潮”一词很快被推而广之。人们用它来定义50年代末法国社会所经历的变化。

在这里,我们不能不提一个关键人物-’科克托。他是法国电影界的泰斗、电影革新的保护人和推动者、在十年的时间里被视为戛纳节的王子,尽管在政客操纵的第一届戛纳节上,他的《美女与野兽》是惟一没有拿到任何奖项的影片。1959年,他为全力支持特律福来到戛纳,心情非常不好,因为没有一个制片商愿意为他投资。特律福获得成功后,帮助他拍成了生前最后一郡电影《奥尔菲的遗盲》。

年轻的剧作家们在节日期闻召开了一次会议,标志着新一代电影人的突起。那届戛纳电影节因此被称为“变革的电影节”。更重要的是,它发生了重大转变:上层社会与外交界在蓝色海岸的“派对”变成真正的电影、电影人和电影迷的聚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cowboy 发表于 2014-4-12 15:44:09 | 显示全部楼层
革命

1968年,第21届戛纳电影节在飘摇不定的社会气氛中举行。法国各界对现实的不满濒临爆发的边缘,可谓山雨欲来风满楼。
在开幕盛会上,人们没有看到新闻部长的身影,因为首都“出了些事”,索尔多大学的上空飘扬着红旗。5月11日,法国评论家联盟以海报的方式要求电影节响应全国总罢工的号召,于13日中止。5月17日,巴黎电影、摄影大学的学生和剧作家们参加了罢工;技师工会决定所有摄制棚举行罢工,再次要求停止戛纳电影节。戈达尔和特律福先后赶到戛纳,呼吁所有同仁抵制电影节,以证明对戴高乐政权的反对。评委们陆续宣布辞职,评审团陷于瘫痪。18日下午.许多观众来到放映大厅,要求按计划放映卡罗斯’索拉的(冰镇薄荷汁)。索拉是支持罢工的。

他和夏昔兰死死拉住幕布,企图阻止放映。但幕还是被拉开了,两位导演悬挂在空中.一群“革命者”冲上舞台.挡在银幕前。维持秩序的人员紧跟其后。一场群架在明亮的银幕前开演了。特律福被一个愤怒的观众拦腰抱起摔在地上;戈达尔被人扇了耳光;扭作一团的人影在舞台边上的绣球花里时隐时现。在大厅响起一片口哨声中,灯光重新亮起,当日计划被取消。有关人士连夜研究电影节的命运。戈达尔想烧掉所有的拷贝,退回所有不关心社会现实的片子。特律福说:“学校、工厂、车站被占领了!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大规模行动!

你们希望它在电影节的门前停止吗?如果人们知道电影节还要继续下去,那太可笑了!”然而,主办人却不想让从千里之外赶来的人失望,那些好不容易得到戛纳请柬的外国导演更是不愿意为法国的革命牺牲难得的机会。直到清晨2点.仍没有得出任何结论。支持调整电影节的“改革派”与主张完全取消这一活动的“激进派”吵得不可开交。与此同时,务实的制片商也出于共同的经济目的达成一致:立即中止电影节。第二天中午,大会主席向外国与会者道歉后宣读了一份正式声明,决定中止电影节。特律福后来说:“人们常常曲解我的意思。我并不反对电影节,而是反对900万罢工的法国人所反对的制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