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接旅行社_包车_当地旅游 | 华人驿站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美国墨西哥边境小城游记

[复制链接]
欧洲城堡 发表于 2014-4-13 08: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墨边境旅游

我小时候喜欢“边境”、“边疆”之它凭空给我响马人生、蓝天白云浪迹天涯想。为这些跳动的词我没少被老师赶出教出窍的灵魂。即使是放逐十二月党人和他西伯利亚,也会让我油然而生对高贵圣洁屈的向往。旅行摧毁了我童年最珍爱的童西里无人区的死亡幽谷、断垣残壁的贝鲁阿以对峙的戈兰高地、剑拔弩张的利比亚火连天的伊拉克边界……现实以其血肉酷,将我满脑袋浪漫情怀一扫而光。边境尝生离死别的撕心裂肺,夭折我36年生的两次痴迷的爱情。前者我亲手在边境上把志在鸿鹪的博士放飞美利坚;后者则困“涉外婚姻纪律”在国边儿上悬崖勒马。分别的情景一直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机场双层玻璃后,一张小脸紧贴其上,鼻尖扁平、五官移位,十指岔开像壁虎爪上的吸盘,手指内鲜血挤向四周.指纹清晰可辨,直刺我心。从此我仇恨一切人为的边界.并且拒绝去机场送人。

我是在接送我的长工马里奥上下班对发现美墨边境上这座奇特的小城加利西哥的,想不到超级大国和它的第三世界邻君间竟有这样一块乐土。小城名字的前半截取自加利福尼亚的前两个音节Cal,后半截是墨西哥的最后两个音节xico,合成加利西哥(Calixico)。更有趣的是小城在墨西哥一侧竟叫墨西加利,前半截是墨西哥的前两个音节Mexi,后半截是加利福尼亚的前两个音节Cali,合成墨西加利(Mexieali)。据该城中学教师史蒂文森博士解释,这种结合体现了新大陆的平等自由,宛如他和他现在的墨西哥妻子的结合,不分上下先后。南北狭长的加利福尼亚面积为41.1万平方公里,自西向东依次为太平洋海滨、海岸山脉、加利福尼亚谷地、内华达山脉和加利福尼亚沙漠。其中死亡谷(DeathValley)为全美最低点,低于海平面350英尺。加州1848年自墨西哥并入美国版图后发展甚快,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全美国最富的两个县之-的橙县就在加州。加州现有3200万人口、2500万辆汽车,其富足令周边的墨西哥、古巴、波多黎各和中美洲国家艳羡不巳,合法非法移民暴增。据报纸披露,连加州州长成尔逊家也用着廉价的非法劳工。
墨西加利.jpg

加州富甲一方,可也有最穷的地方——帝王答县(ImperialValleyCounty)。该县位于加州最南端,毗邻墨西哥,这里没有黑人,没有种族矛盾,90%居民为说西班牙语的墨西哥人,英语普及程度仅20%。因为根据美国人权标准,各民族有使用自己母语的权利。美国穷县不像中国的老少边穷贫困山区,苦孩子翻身十个“我要读书”。帝王谷县每年用2900万美元盖所带中心空调、室内体育馆、游泳池的中学,人人享受免费教育,可就是招不满学生。

最近穷县大出风头,是因为一部叫<独立日>的高成本、全明星、大制作的好莱坞巨片在此拍摄,比尔·普罗曼出演一位参加海湾战争的美国总统,在帝王谷县秘密基地领导全世界人民抗击外星人。从影片一开始一位美国农民酒醉驾飞机乱播农药,到F-15“隼”式战斗机空中格斗都让我格外亲切,因为唐氏农场有一块瓜地就在帝王谷县星球大战的战场。F-15低空掠过棕榈树梢的咆哮让我怦然心动,油然萌生我是胡忘明的越共正在抗击美帝的自豪。由这块给我遐想的瓜地翻过印第安信号山,就是边境上的小城加墨西哥——墨西加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欧洲城堡 发表于 2014-4-13 08: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那儿有没有这样的歌?”老史蒂文森博士是犹太人,1920年他的爷爷从欧洲移民圣迭戈,他的爸爸是拖拉机手,妈妈是侍女。他童年时,正赶上美国大萧条,父母离异。由于爷爷、爸爸、叔叔全是酒鬼,史蒂文森刚会走路就拎着铁罐去酒铺打零酒,由此发誓绝不饮酒.一直坚持到现在,靠唱歌排遣郁闷。他在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接受社会主义思想.毕业赶上朝鲜战争,他以宗教理由拒绝摸枪,在军队图书馆当了四年管理员,皈依了犹太教。1960年史蒂文森在纽约与一“女社会工作者”结婚,生了两个女儿后离婚。以后两度被女人抛弃,发愤去以色列基布兹当丁几年农民。1975年史蒂文森在墨西哥旅游时第四次结婚,“我想我是堕入爱河丁,何况(圣经)上讲男子要离开父母,与妻子结合,二人结为一体”。史蒂文森博士不仅获得了墨酉哥新娘的美貌和三个“拖油瓶”女儿,还继承了新娘腹中前夫的遗腹子。好在美国人胃口大,不在乎上下前后,从此,他住在加利西哥,也好照顾边界那边墨西加利的穷亲戚。现在史蒂文森与一位30岁的美国女友同居,同时负担着墨西哥妻子的家用。由于同样的工作美国工资至少比墨西哥高10倍,所以史蒂文森这只老蝙蝠养一大家人并不觉得吃力。博览群书的博士说中国孔夫子只知女子难养,不知除吃饭之外还要独立、自由的美国女人才最难养。好在他继承的墨西哥儿子聪明绝顶,为此他专门给儿子取名拉美西斯,拉美西斯是古埃及最聪明的一位国王。

由加利西哥过境进入墨西加利只需跨过一道铁门,如果开车连车也不用下,警察只对可疑车辆进行抽查。我减缓速度双手呈上护照,大概警察觉得我太不可疑.根本懒得理我,使早已习惯被人管理的我万分失落。在墨西哥,我认识了在美国教书、家在墨西哥的玛丽亚一家。热情奔放的玛丽亚亮着大嗓门柔情蜜意地把自己老公伊斯特里达先生介绍给我,这老兄是墨西加利大学法学教授,教罗马法。前一段时间比索贬值,这让妻子在美国赚钱、丈夫在墨西哥持家的玛丽亚一家大发一笔,新买了一辆“道奇公羊”。两层洋房内一台至少30英寸大彩电前,两个虎头虎脑的儿子正聚精会神地看一场棒球赛,头也不抬地朝我打了个招呼,问我中国是否也有这玩意儿。我说有,可玩的人不多,兄弟俩异口同声地说:”真没劲。”

伊斯特里达能食善饮像个大火车头,一大杯墨西哥冰啤下肚,歌有裂石之音、舞有天魔之态,弄得我直起鸡皮疙瘩。恍惚想起歌德曾赋诗:“酒是好东西,现在更爱喝。不仅活跃我的思想,还自由我的舌头。”酒足饭饱,伊斯特里达迈着醉步爬上汽车,我对他说,老兄,你脚腕子全喝紫了,不怕警察抓你,他说不会,警察的法律全是我教的,我这才想起他是当地大学的罗马法教授。看到我对他在当地的德高望重崇拜有加,他说他可以帮我在大学弄个客座教授头衔,分享当地人民的尊敬。面对如此盛情,我一面受宠若惊,一面敬谢不敏。驱车过境回美国,夕阳挂在铁丝篱笆上一动不动。车流自动分成八列缓缓而进,像热带沙漠上的眼镜蛇蜿蜒而行,高大如昭陵六骏的边防警察神情木然。界河里一个鸡胸驼背的墨西哥少年赤脚站在污浊的河水里悠然垂钓。数不清的小商贩向车流兜售粗糙廉价的各种商品,汇成低沉的回音。回视铁网那端毫不怨天尤人的悲凉,我再次体验到地老天荒、万般无奈的痛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啊闪闪 发表于 2019-11-1 07: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要玩海岛,感觉东南亚南美最好,价格低天气暖好,欧洲还是有点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