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接_华人旅行社 | 华人驿站-全球地接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找地接,输入国家或城市名称

布达佩斯的历史-诗人裴多菲生活地方

[复制链接]
阿尔卑斯山鹰 发表于 2014-7-16 06:2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捷克游记,捷克旅行,

当霍夫堡的剧场中上演笑剧《迷乱》的时候,革命的火焰已在哈布斯堡领土中的加利西亚部分点燃。为了镇压波兰地主和知识分子掀起的爱国主义运动,军力不足的哈布斯堡王室动用了约瑟夫二世的武器,即发动农民,号召他们采取行动反对地主。作为回报,帝国政府将取消强制劳役制中规定的全部契约义务。加利西亚西部的农民从血统上来说也是波兰人,但是缺乏民族意识,而且落后的农民本能地希望分享利益并得到社会的承认。于是,一场农民起义席卷加利西亚西部,波兰爱国者无论死活都被送往奥地利警察那里,论功行赏。在波兰民族运动的中心克拉科夫,起义者宣布建立共和国,但奥地利和俄国的军队分别从南边和北边发动进攻,克拉科夫自由城最后也被并人哈布斯堡帝国。

布达佩斯.jpg

布达佩斯


这一年,欧洲每一个人口超过10万的城市都爆发了革命,20座城市修筑了街垒。拥有40万人口的维也纳是哈布斯堡君主国内最具有现代特征的都市,自1815年以来,源源不断涌入维也纳的农村移民使它的人口翻了一番,但却就业机会匮乏,实际上降低了城市居民的生活水平。这些怨声载道的城市无产者随后成为革命大军,具有特殊优越感和浪漫色彩的维也纳大学生则成为他们的领导者。

中世纪以来,对大学生的优待传统在德语国家余韵犹存。奥地利的大学生享有一定的特权,警察不得进入讲堂,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打架斗殴的事件发生。所谓的大学生联谊会往往是无是生非、炫耀青春之气和“德意志精神”的帮会,他们在咖啡馆里策划军事行动,以浪漫主义和青春期的冲动来引导血与火的战斗。一夜之间,那个保守、温和、乐声悠扬、美酒飘香的维也纳变得如此狂乱,习于讨价还价的维也纳政治家试图与昨日还在追求平静之美的臣民作交易,但民气被压抑得太久了,~旦爆发,就不知所之,没有妥协的余地,没有平息的可能,直至造成灾难性的后果。梅特涅试图将贵族联合起来,捍卫他们贵族和皇帝的特权。但双方都不买他的账:贵族为农民的解放心存怨恨,并且已无力抗击变革;对宫廷来说,梅特涅掌权时间已太久了,而且鼓吹改革太过积极。

梅特涅此时已变成某种陈腐、令人厌倦的象征。人们迫不及待,像要丢弃一件旧衣服一样要摆脱他,认定这个在过去的30年中主宰一切的人要为自己的一切痛苦负责,驱逐他就驱走了现实中的种种不快。仅仅40里之外,匈牙利人在布拉迪斯拉发进行激进的宣传活动,科苏特甚至亲自跑到维也纳,用他极富煽动性的讲演鼓动民心,曾经平静无波的维也纳喧嚣不已,要求梅特涅下台。

见多识广的梅特涅要同僚稳住阵脚,他自己则准备与“暴民”的头目谈谈。但已经没有几个人再有耐心去听他的老调重弹了,人们只想尽快让他消失,仿佛看不见梅特涅,往昔的痛苦与抑郁就得到了某种补偿。对梅特涅的长期霸权心怀嫉妒的人以为自己可以利用维也纳沸腾的民心。时任波希米亚军区司令的温迪施格雷茨此时正在维也纳作私人访问,他被召至霍夫堡与大公夫人苏菲等人共商国是。此时,维也纳革命的命运和梅特涅的命运实际上已经确定。

3月13日,梅特涅辞职的消息公布。第二天,前首相及其家人逃离维也纳。长期加之于人民身上的枷锁突然松开,臭名昭著的书报检查制度被废除,激进文人可以无所顾忌地发表言论。奥地利原本只有79种报纸,突然间就增加到388种,其中309种都是政治性的。人们读得越多,说得越多,就越发觉得自己需要更多的东西,一场真正意义上的革命开始了。滔滔不绝的演讲和多数的原则——这是俾斯麦所说的“1848年的错误”,却是这一年最令大众振奋的新教义。

宫廷发现自己无法控制被发动起来的民众。弗朗茨·约瑟夫陪同父亲与叔叔坐上马车在维也纳街头出现,但尚持怀疑态度的民众沉闷而阴郁。梅特涅留下来的权力真空被科洛夫拉特补上,但作为梅特涅的老对头,他们两人的权力斗争已经是那个旧时代的故事了,人民需要新的面孔。科洛夫拉特很快就从政治舞台上消失,维也纳政坛一度出现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热闹景象。温迪施格雷茨看来不会只驻足于波希米亚军事领导人的位置,在一切都被打乱的时候,他受到皇室信任,一度掌握了维也纳军政大权。

大学生中的“纸上政治家”同样喧嚣着布达佩斯,此际正值诗人裴多菲的影响深入人心,一曲《起来,匈牙利人!》成为革命的宣言。大学生中马扎尔人占大多数,他们群情激昂,要求全民选举权和一部民主宪法,要求解放被困于封建义务的农民,使他们无偿得到自己耕种的土地,并要求各民族平等权利,这些激进学生的政治主张令匈牙利政治家陷入恐慌。

欧洲华人旅行社供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欧 芬兰 挪威 瑞典 丹麦 冰岛 西班牙 葡萄牙 意大利 希腊 西欧 巴黎 南法 英国 爱尔兰 荷兰 比利时 德国 瑞士 奥地利 捷克 匈牙利 波兰 东欧 俄罗斯 白俄罗斯 乌克兰 土耳其 保加利亚 克罗地亚 波黑 黑山 塞尔维亚 斯洛文尼亚 罗马尼亚 格鲁吉亚 亚美尼亚 阿塞拜疆 高加索 哈萨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以色列 约旦 伊朗 迪拜 沙特 卡塔尔 科威特 印度 巴基斯坦 尼泊尔 孟加拉 斯里兰卡 马尔代夫 台湾 日本 韩国 塞班岛 蒙古 菲律宾 泰国 马来西亚 新加坡 印度尼西亚 越南 柬埔寨 老挝 缅甸 文莱 摩洛哥 阿尔及利亚 突尼斯 埃及 肯尼亚 坦桑尼亚 塞舌尔 毛里求斯 留尼汪 马达加斯加 南非 澳洲 新西兰 斐济 帕劳 加拿大 纽约 洛杉矶 夏威夷 墨西哥 古巴 巴哈马 牙买加 巴拿马 多米尼加 中美洲 巴西 阿根廷 秘鲁 智利 厄瓜多尔 玻利维亚 哥伦比亚 乌拉圭 巴拉圭 苏里南 南美

手机版|华人驿站全球地接联盟 ( 陕ICP备16004167号-3 )  

GMT+8, 2018-6-26 03:51 , Processed in 0.557426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