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接旅行社_包车_当地旅游 | 华人驿站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布拉格革命学生-波希米亚自由派

[复制链接]
阿尔卑斯山鹰 发表于 2014-7-16 06:3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布拉格,革命的学生缺乏社会支持,首先遭到了失败,波希米亚自由派在考虑关于体制改革的建议,希望能够达成法庭上的语言平等、集会与出版自由、解放农民,及在波希米亚、摩拉维亚和奥属西里西亚三个省建立共同的捷克代议制议会,以实现三省实际上的自治。哈布斯堡君主国境内的斯洛伐克人、塞尔维亚人、鲁梅利亚人也纷纷起来争取民族权利。在阿尔卑斯山南面,梅特涅的倒台鼓舞所有的意大利城邦起来争取自由和统一,撒丁一皮埃蒙特王国对哈布斯堡帝国宣战,试图把奥地利人赶出伦巴第和威尼斯。
科苏特匆忙向布拉迪斯拉发的议会提出建立匈牙利政府的要求,并说服通过了具有宪法意义的“三月法令”。这一法令兼具自由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性质,其最深刻和最成功的意义在于它保存了匈牙利的绅士阶层。帝国对匈牙利政治的控制被削弱了,将由一位独立于奥皇的帕拉丁在布达佩斯行使权力,匈牙利将在军事、预算和外交政策方面与帝国政府分开,从而获得自治地位。布达佩斯的国会将会取代布拉迪斯拉发的议会,其成员得自于一个普遍的、但却严格限制的选举,贵族丧失了免税特权,市镇的代表可以进入国会。但是,三月法令中明显的马扎尔民族主义在匈牙利激起了其他民族的极大不满,它规定,选举中马扎尔语将是必不可少的资格要求,这适用于“圣史蒂芬王冠”所辖治的所有地区,特兰西瓦尼亚和克罗地亚的议会和政府都将被取消,而代之以单一的匈牙利国家。
匈牙利人从来都是谈判高手,在历史上,哈布斯堡王室曾经将匈牙利从土耳其人手中解放出来的事实,并不妨碍匈牙利人在帝国内部保持某种独立性,1848年,帝国政府更加无力抵制匈牙利人的要求,匈牙利帕拉丁史蒂芬大公甚至没有等到身为匈牙利国王的斐迪南皇帝的允准,就把权力移交给了包贾尼为首的政府,科苏特任财政部长,并制定政策。4月11日,斐迪南皇帝作出三项重大让步:同意制订一部奥地利宪法,认可匈牙利人的“三月法令”,承认“波希米亚国王的权利”。这样,除了街头示威、演讲和咖啡馆中群情激昂的聚会以外,革命者没有费多大劲就取得了成功。哈布斯堡帝国一分为二。
但是,要求变革的人之间出现了重要分歧。
作为历来享有特权的统治民族,自由派德意志人和匈牙利的马扎尔人要哈布斯堡帝国作出有利于自己的改变。维也纳的自由派人士认为帝国是个德意志国家,应当在德语中起到主导作用。科苏特也意识到马扎尔人要保住所得,就必须与德意志民族主义合作,他一相情愿地希望大德意志民族主义直接与哈布斯堡王室及斯拉夫人为敌,而不侵犯匈牙利人的势力范围。在捷克,摩拉维亚和西里西亚的议会对布拉格的自由派代表三个省说话的自以为是深为不满。这三个省是在1815年未征得当地人同意就被并入德意志邦联的。西里西亚以德意志人为主,摩拉维亚的捷克人虽然占多数,但缺少一个文化中心,只能居于德意志人之下。比较而言,这两个地区的德意志人和捷克人不像他们在波希米亚的同胞们那么团结,尚未城市化的天主教徒们政治上也还不够机敏。1848年,牢记着神圣罗马帝国光辉往昔的德意志人致力于建立“大德意志”,其呼声一时之间非常响亮,在他们的宏大规划中当然包括了波希米亚全境。
此时,波希米亚政界最有影响的人物是历史学家帕拉茨基,从20年代起就在布拉格从事学术研究与政治活动。作为路德派的摩拉维亚人,他应法兰克福的德意志自由派之邀,为德意志邦联(包括波希米亚全境)起草一部民主宪法。他的反应出乎各种政治势力的意料之外,同样是在4月11日,他给法兰克福的议会送去一封回信,拒绝合作:他是一个斯拉夫人的后裔;捷克人的家园从来不是德国的一部分;为了保护多瑙河各民族免受来自东方的俄国的“亚洲分子”的奴役,奥地利的存在是中欧的必需,而泛德意志议会肯定会削弱奥地利。帕拉茨基认为,应该在各民族享有平等权利的前提下,由一些自治邦组成奥地利联邦,而且,这些自治邦不必以民族主义的标准来划分,而是以哈布斯堡帝国的历史行省为基础。这可能是革命以来哈布斯堡王室所接收到的最积极的信号了,同时,又是捷克民族观点的第一次明确界定。
但是,哈布斯堡王室没有确定的政策,它只是在努力求得生存。到了5月,以比利时宪法为蓝本急匆匆炮制出来法律草案公布了。维也纳的激进派大为不满,学生与工人组织起来,成立了“中央政治委员会”和国民卫队,强烈要求实行男性公民普选权。政府对此只是步步妥协,霍夫堡中的哈布斯堡王室不免联想到法国大革命时的旧事。61岁的温迪施雷拉茨在返回波希米亚之前,对处于风暴中心的王室表示担忧,苏菲也哀叹:“我们在这里,就像落人陷阱中的老鼠一样动弹不得。”几天后,皇家马车夫驾车离开霍夫堡,看上去只不过是一次下午的出游,但普拉特的游人们没有见到任何皇室成员。马车折向西边,一路飞奔出城,日夜兼程,直抵因斯布鲁克。王室怯懦的逃离使维也纳自由派的温和分子深感失望,转而与激进学生联合在一起,组成公安委员会,指挥革命的进程,兼以监视仍然留在维也纳的大臣们。对于其他享有特权的主导民族,哈布斯堡王室也是一味地妥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