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接旅行社_包车_当地旅游 | 华人驿站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俄罗斯交通] 穿越西伯利亚的火车旅行

[复制链接]
航海日记 发表于 2014-9-14 11: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航海日记 于 2014-9-14 11:16 编辑

美文转载:


  西伯利亚大铁路是壮丽的史诗,它跨越七个时区,行经它时,不像是坐火车,更像是一次远洋航行,沿铁路线一字排开的西伯利亚城市就像一座座岛屿,每个都是供船舶随时停靠的港口。


  一直想去西伯利亚看看,看它的森林,河流,云彩。夏尽秋来,北方的寒意已现,当我在哈尔滨车站前的美味谭肉馆吃下又一碗洒满胡椒粉的谭肉,喝干又一瓶雪花啤酒后,感觉豪情万丈,热血沸腾:走,上西伯利亚去!

  从中国到西伯利亚去,有三条铁路线可走,一是从绥芬河出境到海参崴,这是西伯利亚大铁路的东部起点,如果作贯穿西伯利亚大铁路的旅行,这条线当之无愧;二是从内蒙古的二连浩特出境,穿过外蒙古戈壁滩,走西伯利亚南北支线到东西伯利亚的重镇伊尔库茨克;三是从满洲里出境,进入从海参崴过来的西伯利亚大铁路主线。我选择了第三条线路,这条线路全长约1500公里,只是西伯利亚大铁路主干线的1/6多一点,却是在西伯利亚腹地穿行。

  一夜的火车之旅,我从哈尔滨穿过呼伦贝尔大草原,直抵西伯利亚的大门——满洲里。

  在满洲里,吹来了西伯利亚的狂风

  在火车站附近找个旅馆住下来,窗外就是横跨铁路的天桥,躺在床上看,感觉是人们就在我的头上走来走去,上上下下。火车鸣笛声让我兴奋。当年毛泽东出访苏联的专列火车头还停在满洲里火车站内,被隆重纪念着。

  就是在当时,专列的火车头也是开不进俄罗斯的,俄罗斯火车要比中国的宽,大约宽9厘米,从俄罗斯过来的进入中国的列车要在编组站吊起车箱换车轮,而由中国开往俄罗斯的列车也要如此。两国列车为什么一宽一窄,这里有一个沙皇在与中国接通铁路时作出比中国铁路宽9厘米决定的粗俗传说,在此不表。

  满洲里是我进入西伯利亚之“门”。9月初秋之天,刚下火车时还阳光灿烂,突然就满天阴霾,北风凶猛地刮割。我是夏装,站在满大街身着皮大衣和滑雪衫、头戴冬帽的俄罗斯男女之中一定显得匪夷所思,我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西伯利亚滚滚寒流毫不客气地夹着冰雪横扫而来。我不得不躲进旅馆,双层门窗关得紧紧的。

  天无绝人之路,高天寒流中我并不形单影只。旅行社的女经理原来与我一样,是一位写作者,“西伯利亚,值得去!值得去!”她鼓动着我,不是兜买卖,这是文人相亲。她跑来跑去很快就帮我办妥了出境签证,兑换好卢布。“绒线帽一定不能少!”她把他爱人的呢大衣、绒衣绒裤全找来了,扎了一大包提给了我,绒线帽还是英国的名牌。她将我送到国际汽车站时,云开日出,“没事的,西伯利亚的冬天是-50℃,现在还不冷。”她在鼓励我,我与她挥手作别。
西伯利亚火车站.jpg
  没有大铁路,就没有俄罗斯

  西伯利亚大铁路是亚历山大三世和尼古拉二世统治期间,在发展东部的政策推动之下修建的,1890年开始动工。最初的目的是将俄罗斯的欧洲部分与从中国手中攫取来的建城30多年新城符拉迪沃斯托克连接起来,使俄罗斯有一个太平洋出海口,这样,俄罗斯就可与西欧的商业船队抗衡,打破他们在东方贸易上的垄断地位。

  俄罗斯学者门捷列夫高度评价亚历山大三世的业绩:“当我们稳稳地停靠在开阔的海面上、所有的目光都投向这条铁路时,一切都变得清清楚楚:远古神话真的实现了!”

  那是一个铁路延伸到哪里, 哪里就划入势力范围并迅速发展起来的时代,如同美国的西部大铁路,西伯利亚大铁路也为城市冒险者们打开了面向东方的一切梦想之门。大铁路通行之处,沿线所有旧城镇,这些地老天荒之地:雅罗斯拉夫、叶卡捷琳堡、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伊尔库茨克、哈巴罗夫斯克等,都聚集起了强壮的人气。俄罗斯有了向那些偏远地区快速运送军队和武器的能力,保证它成为那个时代世界上最大的帝国。

  西伯利亚铁路历时15年,于1905年完工,恰逢俄日在中国辽东半岛开战,俄军大西洋海军绕半个地球通过对马海峡驰援,却是被日军候个正着,全军覆灭,而西伯利亚大铁路则成为俄军供给线。1918年,末代沙皇及其全家也正是经这条铁路被遣送到叶卡捷琳堡。1941年,希德勒闪电战袭向苏联,斯大林在最初被打闷了,苏联西线全军溃退,就这时,西伯利亚大铁路再次成为军事生命线,位于俄罗斯欧洲部分的几千座工厂被迅速分解装车整个疏散到西伯利亚地区。后来它又给莫斯科、列宁格勒、斯大林格勒浴血作战的苏军强有力的支撑。

  西伯利亚大铁路是壮丽的史诗,它跨越七个时区,行经它时,不像是坐火车,更像是一次远洋航行,沿铁路线一字排开的西伯利亚城市就像一座座岛屿,每个都是供船舶随时停靠的港口。

  过满洲里国门,穿越已经沙漠化的草原,汽车直冲后贝加尔而去。到了后贝加尔,我欣喜地看到这个西伯利亚地区的火车编组站的铁轨在夕阳下闪着光芒。

  乘俄罗斯火车的诱惑对我来说太大太大了。尽管我有两次从绥芬河到格罗捷沃去乘坐中俄国际列车的经历,但那还是中国的火车,铺的是宽窄相套的里外两个轨道,叫套轨,中国车走里面的窄轨,俄罗斯车走外面的宽轨。想乘坐俄罗斯火车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观景。山川风物就像不尽的画卷徐徐展开,火车在辽阔大地飞驶的感觉是那么踏实、恬静、安逸,凭窗品茗,可以览景,也可以发呆,多好啊。

  还有一个传说,也算是诱惑男人们的“邪念”吧,说是俄罗斯姑娘极为开放,在漫漫火车途中,发生艳情故事的概率也极高。当然我不太轻易相信这种演义,但不管如何,总为俄罗斯之旅增加了浪漫性的诗情。

  后贝加尔没有湖

  原来以为后贝加尔也应是一个湖,其实那儿没有湖,这名字是取“在贝加尔湖后面”的意思。暮色中,我终于登上了俄罗斯的火车,而且是“高等包间”,这样,我如愿以偿。从熊熊的煤炭火热水炉中打水泡绿茶,美美地喝上一口,火车徐徐开动了,看着窗外的西伯利亚景色,我长长地吁了口气。

  一位漂亮的俄罗斯妇女婷婷娜娜而来,拿出菜单,要我点菜。我一看,全是标价100~300卢布的菜,我选了一个最能代表俄罗斯特色的“大马哈鱼”,价格是100卢布,心想,火车上价格贵,贵就贵这一次吧,还点了一瓶啤酒。没一会儿,大马哈鱼倒是送来了,就一小块,俄罗斯妇女摇摇手不收我的钱,原来这个菜是免费的。与我一个车厢的几个中国人,他们知道车票里包含一顿饭,但不知道还可以点一个俄式热菜,结果,都白白浪费了一个菜的钱。

  坐着火车,聊聊天,喝喝酒,望着黑黑的西伯利亚,感觉乘坐俄罗斯火车是太舒适的事了。与在中国乘火车有三个显著不同:

  一是买火车票。如果是我直接去买火车票的话,售票员是不会卖给我的,必须凭护照购票,她要看清护照上签证的允许活动范围,才会卖这个活动范围内的车票给我,而且,车票上是打上我的名字的。

  二是俄罗斯火车站候车室都很小,剪票在站台上。没有我们国内车站熙熙攘攘的感觉。列车员是中年妇女,个儿却长得几乎1.9米,她检票时同时要检看护照,对俄罗斯人亦然。

  三是站台都是古典建筑。到俄罗斯去,不管什么城市,火车站肯定是俄罗斯人引以自豪的景点,它的建筑,都是百年前的欧式。黑河对面的布拉戈维申斯克市火车站,应该讲是远东进入西伯利亚地区的重要枢纽了,然而,这个火车站几乎空无一人,只有建筑在叙述着历史,工作人员只有两个,与一部俄罗斯爱情电影不谋而合: 《两个人的车站》 。

  还有一个最大的区别是,火车站内、站台上、车箱里,全副武装的警察在巡逻着,猛一看,感觉是进入了战争状态。在我看来,像我们国家应该有武装士兵把守的地方俄罗斯是不配武装保护的,如政府机关、军事指挥部门口,是见不到岗哨的,而在俄罗斯的公众场合,如商店,尤其是珠宝店,一般门口都有武装警察把守,场内都有武装警察巡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航海日记 发表于 2014-9-14 11: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航海日记 于 2014-9-14 11:18 编辑

  存在了几百万年的森林

  车轮滚滚,一夜无事,一早就到了赤塔,走出车厢,就被一阵寒冷所包围,赶紧往车站内跑,我披着呢大衣,其他冬装还是扎一大包拎在手上。俄罗斯由于男女比例失调,我只感觉车站内外美女如云,她们穿着裙子或单薄的紧身裤,婀娜的身姿在风雪中格外亮丽,她们似乎都练就了一身抗冻的本领,抽烟喝酒,杨柳春风,这是西伯利亚的无边秀色呵。

  在这里,我们的旅行团开始分团,有去乌兰乌德的,有留在赤塔的,大家手持分团证明,作鸟兽散,只有我一个人深入西伯利亚,到伊尔库茨克去。

  由于昨天从后贝加尔到赤塔是晚上,西伯利亚的风景被夜色掩盖了,现在有足够的时间,这才算第一次凭窗尽览西伯利亚景色。火车在西伯利亚广袤的原始森林中飞驶,成片成片的草地草原出现了,野马奔腾,野猪出没,偶尔路边草地上还有野兽的残骸。高高瘦瘦的白桦林、松树林一望无际,阳光在森林中闪现出一串串迷人的五色光环。西伯利亚像是一幅油画,无穷无尽地铺展开来,大部分地区是人迹罕至,莽莽苍苍,当然,也有人烟和村庄,沿铁路线多的是小院子和木屋。我几乎一直站在过道窗边贪婪地看着,还不时抬起车窗,将头伸出去,大口呼吸这树木清香的西伯利亚空气。

  西伯利亚面积125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中国与印度相加的土地面积,这个区域的人口仅2000万,它的名字来源于蒙古语SIBI,意思是“沉睡的土地”,这是一个辽阔得让人可以梦想绮丽飞翔的地域,而我正在这个地域的腹地深呼吸着它的浓郁原始之美。

  置身于心旷神怡的西伯利亚森林,我感到对俄罗斯的森林,还是引用高尔基小说《在人间》中的描写是更为生动和有代表性:“森林像一队黑幢幢的军队,向着我们迎面开来。枞树撑开翅膀,像大鸟,白桦树像小姑娘,沼地的酸气从田野上吹来。狗吐着红舌头挨着我走,它不时停下来嗅嗅地面,莫名其妙地摇晃着狐狸似的脑袋。”

  在火车上,确实能够让人感觉到西伯利亚离俄罗斯欧洲部分太远,距中国却很近。而我走的这条到伊尔库茨克的线路,恰是原定的“安大线”,尽管“安大线”在日本的蛮缠下胎死腹中,但我朝车窗外望去,依然切实地感觉到西伯利亚的自然资源正在为中国经济发展注入活力。沿路过来,我看到了俄罗斯被关进大牢的首富尤科斯集团的油罐列车在迎面驶来,我看到了长长的堆装着粗大原木的货车在迎面驶来,我也看到了堆装着钢材和煤炭的货车,无一例外地在向东南呼呼驶去,显然,都是奔中国满洲里口岸而去。

  俄罗斯有位作家说,“没有到过伊尔库茨克就是没到过西伯利亚”。静下来算算时间,感觉我是赶错了车,应该白天在赤塔先转悠,乘下午发的火车才对,这班车在时间上非常不合适,经过贝加尔湖时恰是凌晨1点左右,难以识见它一望无际波光云影之中熠熠迷人的风情。

  “你可以住安加拉酒店,”同包间的俄罗斯少妇好心地介绍,“伊尔库茨克就这家酒店比较好一点。”听听价格也算是能够承受,就记住了“安加拉”这个词。夜深了,清醇的西伯利亚气息让我很快就睡得迷迷糊糊,睡在我上铺的俄罗斯少妇在我头上拍了拍,闪着蓝绿色的眼波对我说“贝加尔湖”,我抬头一看,贝加尔湖就在窗下,火车紧贴着贝加尔湖疾驶。夜色中的贝加尔湖波涛汹涌,我侧转身子,抬起头来,盯看窗外的贝加尔湖,火车这时紧贴着湖边开,这天恰是中国的中秋节,我没有看到一轮圆月,而是黑沉沉的云天。不知道2000多年前在贝加尔湖边牧羊的苏武有没有看到过西伯利亚的中秋月色?

  窗外白闪闪的雪花在飘飞,火车缓缓地行驶,贝加尔湖犹如天上裂开的一个口子,在与天一色黑沉沉地汹涌着。可惜夜色太黑,我看不清。火车要在这个海一样辽阔的占世界淡水量1/5的淡水湖边绕行4个小时。 西伯利亚火车.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鬼魅巫婆 发表于 2019-10-28 00: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航海日记,下个月初我们有个商务团八个人需要俄罗斯地接,需要一辆车,配中英文翻译,使用时间约五天,可否安排?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