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接_华人旅行社 | 华人驿站-全球地接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找地接,输入国家或城市名称

欧洲公共厕所怎么找?欧洲旅游WC的问题

[复制链接]
欧罗巴密探 发表于 2016-5-21 11: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几天,笔者被朋友圈里一个新闻刷爆了屏:一群中国留学生夜行巴黎,醉意微醺之际惊喜地发现,从卢浮宫到香榭丽舍大街,乃至到凯旋门这一线上连个公共厕所都没有,只能把持住脐下三寸这股憋涨之感,一路扶墙回到住地才得以解放。
这看似是一个轻松活泼的故事,愉快地调侃了巴黎公厕难上问题,却让包括法国留学生在内的全欧洲读者感同身受,纷纷含泪点赞。作为一个爱好旅行的人,笔者更是被这勾起了在这些欧洲国家为找厕所东奔西走的回忆。
如果你来过欧洲,想必感同身受;如果你打算来欧洲,要学会如何正确地上厕所;如果你不打算来欧洲,请对祖国每一间公共厕所心存感恩。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不管哪个欧洲城市,公共厕所一直是大问题。
以巴黎为例,前段时间,巴黎市政府决定增设170个如下图所示24小时开放、带自动清洗的公厕。所以,现在拥有2200万人的巴黎坐拥全天开放的厕所多达190个。本人曾有幸遇到其中两个,一个坏了,一个不开门。
20160520152828491.jpg
根据华媒公众号《新欧洲》的报道,为解决公厕少的问题,近日法国人开了一个巨大的脑洞,发明了稻草厕所(Straw Bale Urinal)。经济环保,每个成本也就5、600欧,稻草吸满了“爱的供养”还能拿去做肥料。
20160520153212132.jpg
这东西拿来当临时应急可以,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啊。市中心放俩,左右两翼的朋友尴尬症都犯了。
在欧洲上厕所真的那么难吗?没错,就是这么难!首先,没几个免费的厕所;其次,没几个不坏的免费厕所;最后,没几个免费厕所干净。若是膀胱吃紧尚可一忍,两眼一闭,屏住呼吸速战速决。若是女士,只能赞曰:“姑娘,我敬你是条汉子。”再若是腹胀不适……原谅一下脑中满是画面感的笔者,为了不影响吃饭,还是来讲一下野尿的历史吧。
大革命前,法国贵族脚踩高跟鞋以彰显长腿气质,看似美得不要不要,实际却有其特定功能。当年,这座城市没有下水道系统、“恭桶”车这种先进的公共卫生体制。他们的日常就是吆喝一声,然后把隔夜之物泼在大街上。到了雨季,地面泥泞不堪也就不说了,二楼还经常传来气贯长虹的警告声,黄白之物从天而降。日久天长,地面硬化,甚至比边上民房的门槛高出一截。在这种地方走路,除了靴子恐怕就是高跟鞋最实用了。宫里显美,宫外还能健步如飞,发明此物实在是不奇怪。
至今巴黎街头古风仍存。继承传统从娃娃抓起,小朋友们一个个长得美、穿得好,可一言不合就要当街尿尿。埃菲尔铁塔,老佛爷百货,先贤祠一个都不会放过。大家也是见怪不怪,没人拍照传到网上说是“XX的人到了XX就随地大小便”,尿尿小孩多了,隔壁的比利时还搞了个雕塑,也不是啥新闻。
20160520154546131.jpg
巴黎市政府忍无可忍,抓到的罚款86欧,小朋友们依然络绎不绝。
只有小朋友如此?图样图森破!长街小巷,野外景点,野尿属于日常任务,等到诸如节日游行,庆祝活动,抗议示威,那就是一个全新的副本了。人们在此相聚,无论是为啥来这都得尿尿吧?街角也就算了,地铁也不会放过,不论是法国、比利时的地下铁,还是德国、荷兰的乘铁,概莫能外。
笔者第一次走下巴黎地铁时,就像是不小心发现了一个绵延上百公里、附带运输功能的史诗级大公厕。可谓一路边走边尿才是最自在,我们要尿才要尿得更痛快。每次看游记说巴黎哪哪都是浪漫,空气弥漫着艺术的气息,地铁满是时尚的味道。笔者对这种不远万里跑来欧洲净化心灵、呼吸浪漫气息的游客充满了同情。
20160520154702144.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欧罗巴密探 发表于 2016-5-21 11: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也是一样。这边的公厕比大熊猫还少,所以一旦出恭,要么小花40-80欧分,酒吧、咖啡厅、餐厅里解决,要么只能出门右转,与民同乐。大家自觉划定区域,草那边属于姑娘们,草这边小伙子们自觉排成一队,完事后撩汉把妹,一番和谐,上下其手,同时假装不知道对面尿完了不洗手。
市中心商业区也一样,虽然大商场自带公厕,但无一例外门口站一位收费的大妈。和祖国人畜无害、跳跳广场舞的大妈不同,她们执法无情,再急也得交钱排队,而且有数不清的零钱,哪怕某位厕友掏出100欧的大钞也能在3秒钟找清。最神奇的就是附近公厕肯定是坏的,让人浮想联翩,真正的赢家恐是大妈。晚上6点,傲娇的大妈们随着商场一起下班。这且不说,最可恨的是路边公厕的大妈最晚最晚7点下班。于是乎,这变成花钱也解决不了的问题,笔者曾眼睁睁看着大妈锁门而不得尿,捏着40欧分,抱着几乎炸裂的膀胱投向路边的快餐店。
20160520154139361.jpg
德国也差不多。含蓄的柏林人白天永远是一身黑、灰、深蓝色的冲锋衣,配黑色防水鞋,让人不得不怀疑这是一个码农的国度。最吓人的是一群朋友出来玩,不论男女,身高傲人,颜色搭配合理,再加上不苟言笑、带着墨镜的一张脸,形成了“远看黑客帝国,近看纵横四海”的出众效果。
这群人白天不闯红灯,办事精确到秒,晚上却是一杯白啤下肚,马上打回原形,对着市中心的施普雷河比赛尿远,杀得难解难分。一遇到庆祝活动,从勃兰登堡门到议会大厦尽是野尿的队伍。哪怕有公厕,各位男性公民也不会去排队,而把宝贵的机会留给女同胞,自己就去浇灌草坪树丛。游客如果深感不适,只能去找公厕,或者去咖啡馆或者快餐店买点东西,店员会给你一个钢镚,和小时候打游戏机用的游戏币差不多。把这个交给公厕大妈才会放行,否则不论男女老幼,一律一口价50分。
荷兰人一样奔放。阿姆斯特丹市中心的运河区域是世界文化遗产,同时也是大麻圣地和红灯区。夜幕降临,荷兰人嘴里吧啦着大麻烟,右手一杯喜力,一样在尿街。无论在哪里,政府不建公厕,私厕收费高昂,一言不合就6点下班。当地人民也是无可奈何,一边痛骂随地大小便,一边呼朋引伴前来野尿,人格分裂得不亦乐乎。管你是不是世界文化遗产,喝多了,抽嗨了,两横一竖就是干,啊不对,就是尿。
边上的橱窗女郎显然是见过大场面的,不但熟练掌握“你好”“有发票”等专业的中文揽客术语,更是对不远处洪水滔天的野尿游客习以为常。游客们总不能进橱窗里借厕吧?想认真上厕所的话,边上的麦当劳和其他快餐是不二选择。和祖国默默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便利的“麦肯基”不同,这边的厕所无一例外有大妈收费,以至于让人不禁怀疑:究竟是谁从哪抓了这么多大妈来管理厕所?全欧洲的厕所都让大妈承包了?
最开始,笔者对野尿的行为嗤之以鼻,后来发现,这真是被逼出来的。好容易遇到不收费的公厕,大队一排,没一刻钟休想进去。忍一忍排个队也就罢了,有些移动公厕更是犀利,半墙之隔,没错,半人高的墙,你眼睁睁地看着——也是不得不看着——对面姑娘也在尿。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但绝不敢东张西望。有些朋友喝多了却比较讲究,礼貌地说一句“笨猪”(Bonjour),更多时候则是眼睛紧盯双手,毕竟没有洗手池,尿到了只能往裤子上抹。
如果想优雅地“嘘嘘”,对不起,没有公厕,只有私厕,价格感人。笔者不幸在圣诞节走过一次香榭丽舍大街,那时年轻不禁事,不懂得浪漫之都和欧洲大国的厕所门道,出门前一如既往地大口喝水,后来只能刚毅地憋着小腹中的洪荒之力。实在不行了,为防止次日国内媒体上出现诸如“中国人在欧洲街头随地大小便”之类的新闻,一番暴走终于找到一家厕所。当时憋得生无可恋,根本就不会在乎是这家厕所的套餐能不能做个SPA,能高山流水多少欧也得去。
20160520155716973.jpg
根本不用挣扎,此时腰子疼和心疼之间只会选择后者。嗯,2欧一次,商家很是体贴,还提供会员优惠价,5欧5次。在气沉丹田、水流瞬间爆炸之际,笔者突然想起来最贵的依云也不到2欧。
20160520155830408.jpg
回想起之前国内外媒体对随地大小便口诛笔伐,笔者也曾对此气愤不已。后来发现人家西方哪个国家不是尿街,为啥没上新闻?是当地人见怪不怪了,还是我们太敏感,动不动就扯出民族主义的大旗?
身在国外,人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好或坏咱管不着,尿街于情于理都是不对的,抓到了就是重罚,这个前提要搞明白。道德乃用于律己,然非律他。回头再想想咱们国家的公共卫生事业,在北上广最起码可以不用野尿,也不用在地铁里呼吸到这种“浪漫的气息”,从来不会担心上厕所的问题,这一点就比很多国家强百倍,也是中国人的一种“小确幸”。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从来以发达国家的标准要求自己,这就是积极向上的大国风范。判断一个社会的发达程度,不也是从这些细节中看出来的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欧 芬兰 挪威 瑞典 丹麦 冰岛 西班牙 葡萄牙 意大利 希腊 西欧 巴黎 南法 英国 爱尔兰 荷兰 比利时 德国 瑞士 奥地利 捷克 匈牙利 波兰 东欧 俄罗斯 白俄罗斯 乌克兰 土耳其 保加利亚 克罗地亚 波黑 黑山 塞尔维亚 斯洛文尼亚 罗马尼亚 格鲁吉亚 亚美尼亚 阿塞拜疆 高加索 哈萨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以色列 约旦 伊朗 迪拜 沙特 卡塔尔 科威特 印度 巴基斯坦 尼泊尔 孟加拉 斯里兰卡 马尔代夫 台湾 日本 韩国 塞班岛 蒙古 菲律宾 泰国 马来西亚 新加坡 印度尼西亚 越南 柬埔寨 老挝 缅甸 文莱 摩洛哥 阿尔及利亚 突尼斯 埃及 肯尼亚 坦桑尼亚 塞舌尔 毛里求斯 留尼汪 马达加斯加 南非 澳洲 新西兰 斐济 帕劳 加拿大 纽约 洛杉矶 夏威夷 墨西哥 古巴 巴哈马 牙买加 巴拿马 多米尼加 中美洲 巴西 阿根廷 秘鲁 智利 厄瓜多尔 玻利维亚 哥伦比亚 乌拉圭 巴拉圭 苏里南 南美

手机版|华人驿站全球地接联盟 ( 陕ICP备16004167号-3 )  

GMT+8, 2018-6-26 03:42 , Processed in 0.542595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