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接_华人旅行社 | 华人驿站-全球地接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找地接,输入国家或城市名称

奥地利小难民

[复制链接]
穿越阿尔卑斯 发表于 2016-6-3 16: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9034363_14647837617831n.jpg
  阿富汗男孩沙赫扎德·海达里的童年很不幸:父亲死于塔利班手中,母亲、弟弟和妹妹在一场大火中失踪。12岁的他开始孤苦的逃亡生涯。

    今天的海达里觉得自己很幸运:历经4年磨难,他终于踏上奥地利国土,圆了多年读书梦,更有一对好心夫妇收养了他。

    数以万计的小难民眼下正源源不断地涌入欧洲。他们最终能像海达里那样实现梦想吗?

    【母亲的忠告救了他】

    海达里是化名,因为他的难民申请正在审批中。他已不记得父亲出事时自己到底是10岁还是11岁,只记得尽管家里一贫如洗,母亲仍坚定地告诉他:“学英语吧。我们要想摆脱现状,这是唯一出路。多学点知识,到死都别放弃。”

    在海达里眼中,这番话就是金玉良言,引导他一路向西,走到今天。

    他家住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城外一个村庄,日子原本还过得去。父亲死后,生活一落千丈,他一边读书,一边打零工贴补家用。一天,亲戚在他回家路上截住他说,家中失火,母亲和弟弟妹妹下落不明,“你要是回去,也会没命”。

    海达里开始逃亡,第一站是喀布尔。由于政府没有专门机构救助流浪儿童,他就沿街叫卖口香糖,后来在照相馆找到一份擦地的活,攒够钱后和其他几个孤儿一起托蛇头偷渡到伊朗,9个月后再偷渡到土耳其,10个月后向欧洲出发。

    其间,小男孩打过黑工,受尽虐待,忍饥挨饿、加班干活是常有的事。偷渡路上,茫茫沙漠,深山老林,冰天雪地……稍有不慎,就会丧命。海达里记得他取道塞尔维亚去西欧时正值寒冬,一条河水拦住去路,河面上冰结得不厚,承受不了这么多人,大家都掉进了冰窟窿,他爬上来时,衣服冻得粘在身上。同行的一个小伙伴甚至打算放弃:“别管我了,我知道我快死了。”

    到欧洲后,小伙伴们有的去了英国,有的选择德国、瑞士。海达里目的很明确:找个最适合读书、不会有战争的地方。在他有限的认知中,奥地利就是这样一个国度。可他进入奥地利后发现,自己刚刚过了政府规定的义务教育年龄上限15岁,没有学校接收他。

    这个执着的男孩没有放弃。他让难民中心帮忙打印一份地图,带着它到维也纳教育委员会求助。一名工作人员无意中听到他用一口流利的英语申请上学,几天后打电话给他,海达里至今也不知道对方姓名,只知道对方联系好一所学校让他插班读8年级。

    当晚他躺在床上,过往历历在目。历经那么多磨难,他害怕过,但从未掉过眼泪。可是这次,想起母亲,他哭了:“母亲的话救了我的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穿越阿尔卑斯 发表于 2016-6-3 16: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孤身逃亡的孩子们】

    欧洲眼下正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难民潮。去年,数百万难民因战乱或北上、或西进,横渡地中海,进入欧洲。其中,超过四分之一的难民不足18岁。

    这些小难民主要分为两类:一种是随大人逃亡,多数随母亲偷渡,与先期到达的家人会合。数据显示,今年4月,乘船抵达欧洲的难民中超过三分之一是儿童,10个月前这一比例只有16%。另一种是独自流浪。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大约1.2万名未成年人只身到欧盟寻求避难,这个数字在2014年几乎翻了一番,到2015年直逼9万人。其中,绝大多数是男孩。

    只身避难的孩子中,部分和海达里遭遇类似,因举目无亲、走投无路才被迫逃难,但还有一部分是作为家里“探路先锋”独自上路,获取难民身份后再利用难民家庭团聚政策接家人过来。一般而言,孤身避难的未成年人提交难民申请更易通过,得到的救助也多于成年人,而部分国家的难民家庭团聚政策又比较宽松。近几年,由于利用相关政策漏洞虚报年龄的难民案例逐渐增多,不少欧洲国家开始对一些看上去年龄在18岁上下的难民开展“年龄测试”。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记者发现,虽然多数孩子为战争难民,但来自叙利亚的孩子并不多,反而是阿富汗男孩最多,一来是因为阿富汗近年安全局势恶化,二来是口口相传的消息称欧洲边境管控比较宽松。去年,瑞典收到3.5万余份孤身入境的小难民的避难申请,占欧盟国家一多半。其中,约三分之二申请来自阿富汗,仅十分之一来自叙利亚。

    “我们从未见过这么多小难民,”瑞典移民局阿富汗专家安德斯·吕登说。

    【风雨过后,未必有彩虹】

    这些无依无靠的孩子一路经受了不少考验——天气恶劣,水流湍急,偷渡的小船人满为患,随时可能倾覆,而没有大人保护,他们更易遭遇最严重的剥削和虐待。即便如此,他们仍未停下逃难的脚步。但即使抵达欧洲,所有难题不见得会迎刃而解。

    首先,警方怀疑,部分孩子可能进入欧洲不久就落入不法分子手中。欧盟刑警组织1月说,至少1万名孤身逃亡、曾在政府部门登记过的未成年难民如今下落不明。其中部分孩子可能与家人接上头,部分离开收容所尝试打工,但不排除相当一部分孩子可能落入人贩子手中,或被迫当童工,或沦为童妓。

    其次,即使孩子们顺利获得难民身份,也不见得能一帆风顺。

    不少小难民进入欧洲后选择在瑞典、德国和奥地利落脚,特别是瑞典,以其在保护未成年人方面的良好声誉成为最受欢迎目的地。

    可面对源源不断涌入的小难民,这些国家的难民救助机构也感到力不从心。按规定,它们需要为大孩子聘请教师,为幼童寻找监护人提供24小时照管,但资源有限。用美国移民政策研究所副主任汉娜·北仑斯的话说,要照顾的孩子实在太多,能找到的监护人着实有限,根本满足不了需求。

    奥地利去年收到8.8万余份难民申请,其中近三分之一来自未成年人。在这些孩子中,三分之一是孤身逃难。

    在海达里居住的小镇,一家慈善机构专门负责收留没有大人照顾的小难民。目前45个男孩住在这里,每天除自己做饭,几乎无所事事。收容所负责人克里斯蒂娜·雅科夫列夫说,这些孩子天天问她何时可以上学,但不少人连用母语读写的能力都没有,“只有极个别人才有机会受教育”,而且更可能是职业教育。有些孩子的父母为了凑钱给蛇头,早就倾家荡产,他们眼下又无学可上,感到相当焦虑。

    专家指出,这些孩子本就因孤身逃难背负了沉重的心理负担,患心理障碍和心理创伤的比例偏高,但不少人拒绝接受心理治疗。不过,也有不少孩子虽历经磨难,仍表现出惊人的心理恢复能力。

    荷兰心理学家玛丽克·思雷吉蓬致力于研究小难民的心理创伤问题,探讨如何给予他们必要的心理辅导,但她渐渐发现,这些孩子们拥有极强的自我修复能力,现在已将重点转移到研究小难民对逆境的积极反应和重新评估、诊断心理障碍上来。

    “他们对不正常的环境作出的反应很正常,”思雷吉蓬说,“自我修复不能成为对受难者袖手旁观的借口。但对我来说,当新闻报道强调小难民们的无助和伤悲时……你如果关注到他们的自我修复能力,就能在与他们相处时获得新视角、新方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穿越阿尔卑斯 发表于 2016-6-3 16: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带着回忆融入新家】

    海达里有时觉得像在做梦,因为一切都变得那么美好。他去年9月进入一所中学读书,不久被一位老师收养,有了自己的卧室,周末和新朋友玩保龄球。

    收养他的老师阿克塞尔·彼得里—普赖斯现年35岁,和妻子生养两个女儿,年龄分别3岁和5岁。他注意到海达里穿得破破烂烂,也没什么文具,决定对他多付出一点关爱。他和妻子先是为海达里添置新衣,然后邀请他与家人共餐,起初每两周一次,然后一周一次。

    与此同时,海达里在难民中心的处境日益艰难。他没有地方学习,新衣服也常失窃。彼得里—普赖斯就邀请他到家里过夜,先是住一晚,然后越住越长。

    “到了11月中旬,我和妻子说:‘咱们现在需要作出决定。我们是要收留他还是送他回去?’”

    12月3日,这对夫妇正式成为海达里的养父母,但彼此融和尚需时日。他们告诉他,他们家不但不信仰宗教,事实上还不太欣赏他信仰的伊斯兰教,希望他能理解;他们家强调男女平等,希望他和两个妹妹相处时注意一些事项;他们把他视为家人而不再是客人,希望他能承担一些家务、参加所有家庭活动、按时到家……

    “我有时对他的表现真是抓狂,”彼得里—普赖斯说,“毕竟,尽管经历这么多,他到底还只是个16岁的男孩。”

    彼得里—普赖斯夫人说,大女儿似乎还无法马上接受突然多出来的大哥哥。“她一会儿喜欢他,一会儿又讨厌他,还总是问:‘他什么时候回阿富汗?’”至于她自己,则在努力适应养母的角色,一开始还纠结于“我不是他生母”,但“现在我把他当亲生儿子对待”。

    在养父母眼中,儿子仍处于“幸存者模式”,能看出内心很苦,有时会做噩梦,有时会打电话说头疼。每当看出海达里有心事,养母总劝他说出来。

    海达里说,他很满意现在的生活,而回忆过去总能带来很多痛苦,他尽量避免,只有一件事除外——当年他认为自己快冻死时唯一的愿望是能找到生母。养父母后来带他到红十字会打听家人下落,但至今没有确切消息。

    “我生怕有人打电话告诉我母亲已不在人世,”海达里说,“母亲真的很爱我。父亲死后她一直为我努力工作,没有让我中断学业。正因为如此,我才有了今天。”(王鑫方)(新华社专特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欧 芬兰 挪威 瑞典 丹麦 冰岛 西班牙 葡萄牙 意大利 希腊 西欧 巴黎 南法 英国 爱尔兰 荷兰 比利时 德国 瑞士 奥地利 捷克 匈牙利 波兰 东欧 俄罗斯 白俄罗斯 乌克兰 土耳其 保加利亚 克罗地亚 波黑 黑山 塞尔维亚 斯洛文尼亚 罗马尼亚 格鲁吉亚 亚美尼亚 阿塞拜疆 高加索 哈萨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以色列 约旦 伊朗 迪拜 沙特 卡塔尔 科威特 印度 巴基斯坦 尼泊尔 孟加拉 斯里兰卡 马尔代夫 台湾 日本 韩国 塞班岛 蒙古 菲律宾 泰国 马来西亚 新加坡 印度尼西亚 越南 柬埔寨 老挝 缅甸 文莱 摩洛哥 阿尔及利亚 突尼斯 埃及 肯尼亚 坦桑尼亚 塞舌尔 毛里求斯 留尼汪 马达加斯加 南非 澳洲 新西兰 斐济 帕劳 加拿大 纽约 洛杉矶 夏威夷 墨西哥 古巴 巴哈马 牙买加 巴拿马 多米尼加 中美洲 巴西 阿根廷 秘鲁 智利 厄瓜多尔 玻利维亚 哥伦比亚 乌拉圭 巴拉圭 苏里南 南美

手机版|华人驿站全球地接联盟 ( 陕ICP备16004167号-3 )  

GMT+8, 2018-6-26 03:52 , Processed in 0.641736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